应用扫描

您当前位置:首页>>应用扫描 >> 应用扫描

地矿行业数据共享可行吗?

发布日期:2018-05-14 发表者:gly 浏览次数:42次

      “大数据”和“共享”两个词,绝对是当前社会和技术发展的热点。

       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下,大数据已成为一项基础性战略资源,正日益对人类的生产、流通、分配、消费活动产生重要影响。2015 年,国务院印发了《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随后,多个部委及省市纷纷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的实施意见。具体到地矿领域,大数据是地质调查及矿产行业转型升级进程中的攻坚点之一。 

       地质勘探由地质数据采集、数据处理和数据分析组成。业内普遍认为,建立大数据平台可以为地质调查、勘探开发提供依据,而共享数据能减少不必要的重复性投入。但从近几年的实际情况来看,全国性的大数据平台尚未建设成功,当然地调局的“地质云1.0”建设完成,并实际运用,“地质云2.0”也正在规划建设中。但高覆盖的数据共享仍未到来。


       大数据重塑地矿行业形态

       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下,大数据已成为一项基础性战略资源,正日益对人类的生产、流通、分配、消费活动产生重要影响。

       对地质行业而言,将大数据作为地质行业新兴增长点进行培育和挖掘,建立地勘大数据现场质控体系,强化基于云计算技术的高效计算能力建设和地质数据标准化建设,通过大数据实现地质工作和信息技术的深度融合,必将为地质工作带来新一轮变革和全新提升。

       从基础的地质调查到各类矿产勘查,地矿行业的业务模式正在随着数字化手段逐渐转变。而大数据、云计算技术正在驱动地质调查从数字空间走向智能空间。基于大数据+ 云计算技术构成的地质调查工作模式,能使地质人员在野外从传统“单兵”转为借助地质云“端”,地质感知与认知能力将进一步突破提升。

       政府层面,2017 11 月,中国地质调查局宣布我国地质调查综合信息服务平台“地质云1.0”正式上线服务,只要登录地调局官网就能找到相应服务。目前,数据覆盖了我国主要陆域及部分海域,以及80 余个国家的地质矿产数据,数据采集精度从1 5 万到1 500 万,部分数据已更新至2016 年底。

       行业层面,信息掌握越来越成为基础工作,充分收集、掌握及应用国情、矿业资源等有关数据,建立起各类的共享数据库。

       具体到企业层面,越来越多的地矿企业建立起地质信息数据中心,构建覆盖企业基础地质、矿产勘查、科研工作等的信息数据库体系和信息服务体系,可以打破信息孤岛现象,提高地质资料信息的综合运用,实现信息共享。2016 9 月,我国第一朵“地质云”——阿尔金成矿带地质云进入实质运营阶段,在全国率先为解决数据“孤岛”现象、提高地质数据共享度问题探索出了有效工作模式和方法,开辟了新一代数据密集型地质调查工作模式。


       数据共享仍是难点

       就目前情况而言,我国地质大数据的应用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与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要求和地矿事业发展新需求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数据的完整性和及时性有待提高。 

       尤其是数据共享、开放和服务还明显不足,基于数据的决策支持能力还不强。比如,公益性的地质调查数据、矿业数据应共享,但是现在做得很差,这严重阻碍了数据发挥作用,以及对数据潜在价值的挖掘。

       目前数据共享分三个层次,完全国家出资的地质矿产数据共享情况较好,部分国家出资的地质矿产数据只能共享小部分,地勘单位或企业自己出资所获数据基本无法共享,甚至无法在企业或单位内部形成有效共享。

       在这个言必谈“共享”的时代,地学数据仍然被关在一扇敲不开的门里。地学数据的采集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重要的地学数据更需要长期观测和积累。基于此,地质矿产数据对地勘单位或企业来说属于核心机密,大家不可能愿意拿出来分享给其他企业,除非政府部门站出来做相关工作。就常规的共享数据而言,数据及资料的详细程度和精度有限,不具有很大商业价值,对工程建设、找矿探矿有一定帮助,但是否具有开发投资价值还有待商榷。

       而且,随着观测技术手段的进步,以及数据挖掘能力的提高,个人拥有数据若不及时处理和共享,就可能被淘汰或替代。这是个人的损失,也造成国家科研资源的浪费。就有相关学者表示,在不涉及国家安全的前提下,对于环境、地质等面向基础研究的数据,国家应有顶层设计,来统筹协调部门、行业间的数据共享,避免低水平重复。

       推进数据共享,提升公共服务水平,建设服务型政府的要求。地质调查资源信息是国家重要的基础性的信息资源之一,不仅关系到国家社会与经济的发展,还关系到社会生态环境、科学研究等方面,因此地质调查信息有着广泛的社会需求。向国家相关企管部门提供全方位的信息共享、向社会公众提供有效的公共信息服务是地质调查局的职责,也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切实要求。

       但在当前现行技术框架下,地质调查局在部门内部、部门之间共享、交换,以及在面向公众提供公共服务方面,虽然已经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但还不能完全满足社会需求,因此有必要在现有信息化系统建设成果的基础上迈进一步提升技术能力,建设“地质云”,更好地向社会与公众提供高效优质的公共服务,促进服务型政府的建设。

       当然,无偿化的数据共享不可能实现,尤其是战略性、商业性的地质矿产数据。如果想要共享数据,就需要建立相应交换规则,以同等价值数据进行兑换;或者实行收费分级制度,根据数据商业价值支付价款。而且这些牵头工作需要国家出资完成,包括前期数据、后期数据的整理归纳,以及平台维护等费用。

       2018 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出,组建自然资源部,不再保留国土资源部、国家海洋局、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数据共享的突破有望借助此次部门整合实现,三个部门间的数据壁垒能从此打破。至于其他部门之间,则可推动大数据平台建设,以促进部门间的数据交换共享机制,从体制上来突破数据共享的阻碍。